企业文化

【新闻视点 第16期】“镉污染”绕开了过年 绕不

发布时间:2021-11-24

  1月15日广西龙江发现重金属镉超标,位于事发地的河池市和下游的柳州市都高度重视,并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组织人力物力全力处置。然而两个城市面对新闻媒体,却是两种不同的态度。

  河池:记者28日到河池市应急指挥部,宣传组成员面对记者的采访一律用“情况我不清楚”来回答。当晚,河池市委宣传部向媒体提供新闻通稿,该通稿称河池市正全力推进龙江河段污染处置工作,设置五道防线降低污染物浓度,目前污染水体镉含量呈下降趋势。通稿中没有提及该事件的事发原因、污染源、环保数据等关键信息。

  柳州:当地官方利用网络论坛、官方微博、手机短信等多种渠道发布权威信息,每两小时向市民公布柳江水质检测数据,同时邀请媒体参观当地自来水厂、应急物资储备等地。28日,柳州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通报最新水情,并详细介绍柳州市应急处置情况。由于信息得到详尽公开,大量的信息经媒体传播后,柳州市民的恐慌情绪得到平定。[详细]

  事实上,引发此次抢水风波的龙江河镉污染事件,宜州市环保部门1月15就监测到了污染状况,1月18日河池方面才通报给下游的柳州。1月26日,公众对这一事件广泛知晓时,已是年后了。尽管柳州市政府在信息公开方面作出了较大努力,仍然不能完全消除公众的疑虑。

  媒体人致渊认为,一旦发生了水污染等突发事件,地方政府的应急机制不能“就事论事”,海南发放“科技创新券”激发企业科研活力,只关注事件本身,也应充分考虑事件对当地民众生活、心理的影响,要做到真实、权威信息无缝隙覆盖,全力防止次生公共事件的发生。[详细]

  1月15日,广西河池市辖区内的宜州市的龙江河拉浪水电站内群众用网箱养的鱼,突然出现不少死鱼现象,引发当地群众议论和反映。

  宜州市环保部门经过调查发现,死鱼是由于龙江河宜州拉浪段镉浓度严重超标引起,龙江水体已遭受严重镉污染。19日,河池市发布通告称,经当地政府协调,上游电站加大下泄量,以有效稀释被污染的水体。当地政府正加强排查监测工作,重点监测企业的原料购进情况和废水废渣镉、砷含量变化情况,以尽快找到污染源。[详细]

  据新华社电 随着受污染的水体从龙江进入柳江,柳江上游前端一度检测出镉超标轻微污染,柳州市政府已发布通知,柳江露塘断面以上河段沿岸居民暂停直接取用该河段河水作为饮用水。沿江一些以船为家、以水为生的“水上人家”渔民的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详细]

  根据预案,在柳州市区河段水中镉浓度超过一定程度之后,柳州下游的红花电站将开闸放水。而红花电站如果开闸放水,上游河段的水位将大幅下降,水上船只要做好应急措施。

  “附近船只请注意,下游水电站随时可能开闸放水,请大家注意水位变化,以免搁浅。”28日下午,记者在龙江和融江交汇处看到,一艘海事巡逻船只正在向沿岸的渔民广播。「我的工程机械网」11月22日成都二手杭州永林挖![详细]

  岸边的覃女士一家三口放下手中的活儿,焦急地望向巡逻船,“什么时候开闸,水位降多少?如果降得多,我们就把船开到河中心去。”

  水上渔民长期生活在船上,对河段发生的险情有着一定的应对能力。但面对这次形势严峻的镉超标事件,大部分人仍然有些担心,不知道这次污染事件多久能过去,不知道污染是否会对河里的鱼类造成影响。[详细]

  河池市环保局局长吴海悫解释称,经过不断筛查,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废渣堆放场所未达到国家标准,成为污染源嫌疑企业之一,但完全认定这家企业为污染源,专家们仍需要取得更充足的证据,同时还需要对其他企业一一调查,以全面确定污染源。

  记者在实地走访发现,此次镉污染事件事实上是继2011年8月云南南盘江“铬渣污染”事件之后的又一次环保警钟。和云南不少地方一样,记者曾在广西一些河流的周边发现,当地一些重金属矿产的开采往往是泛滥而无序的,环保监管并没有到位。

  在云南“铬渣污染”事件中,人们看到的不仅是一家无视法律、置群众生命于不顾的企业,更有在监管上后知后觉的某些政府职能部门。而这一点,在此次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中记者也似乎依稀能感觉它们的存在。[详细]

  镉中毒(cadmium poisoning)主要是吸入镉烟尘或镉化合物粉尘引起。一次大量吸入可引起急性肺炎和肺水肿;慢性中毒引起肺纤维化和肾脏病变。接触镉的工业有镉的冶炼、喷镀、焊接和浇铸轴承表面,核反应堆的镉棒或覆盖镉的石墨棒作为中子吸收剂,镉蓄电池和其他镉化合物制造等。日本报告“痛痛病”是因长期摄食被硫酸镉污染水源引起的一种慢性镉中毒。(来源:网络)

  据医学专家介绍,镉可经呼吸道和消化道进入人体,长期过量接触镉会引起慢性中毒,可对肾造成损害,晚期病例则会出现肾功能不全,并可伴有骨骼病变;短时间内吸收大量的镉可引起急性中毒,会出现恶心、呕吐、腹痛等症状。[详细]

  云南曲靖铬污染:倾倒在露天下的铬渣经雨淋后渗透出六价铬等有毒物质,污染了三宝镇张家营村委会弯子村外低洼处雨后形成的100余立方米积水,直接导致两农户家的牲畜饮用该积水后死亡77只……[详细]

  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对在河北乐亭和昌黎的养基围虾的即墨鳌山卫籍70多家养虾户而言,“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带给他们的可能是灭顶之灾。9月3日,养虾户刘强德告诉记者,自己1000亩养虾池因为受到油污的污染几乎绝产,70多家养虾户总损失预计两亿四千万元。[详细]

  哈药总厂将污水直排入河:位于哈尔滨市区的哈药集团制药总厂存在严重的污染问题,工厂周边废气排放严重超标,恶臭难闻;部分污水处理设施因检修没有完全启动,污水直排入河,导致河水变成墨绿色;大量废渣不是不分地点简单焚烧,就是直接倾倒在河沟边上。[详细]